茶碗__

看到我请叫我去学习or填坑 | 兴趣使然地产粮 | 取名废 | 幼驯染是世界的宝物

【all路】冬日记(现pa/日常向)(第四波)


#13
萨波:路飞,你怎么了啊?嘴好红!
路飞:啊……呼啊……好辣……
乌索普:啊,他刚刚吃了火鸡面来着。
萨波(笑):是吗?(喝了一口冰水)
乌索普:你要干吗?!喂!!
路飞:唔……嗯……哈啊……萨波你干吗啊,我都呼吸不了了!
萨波:还辣吗?
路飞:……啊?诶?好点了耶!厉害啊!!!
萨波:还要吗?(笑)
路飞:哈哈哈,要!!唔……
(十几分钟后,高年级教室)
克尔拉(憋笑):萨波,你口红什么色号的啊?
萨波:走开……啊……呼啊……好辣……

10月23日
下午回宿舍的时候,打开柜子发现多了一大袋火鸡面。是谁放的啊?真是奇怪的家伙……
——路飞

#14
乔巴:话说,路飞也是带手机的吧?
乌索普:是啊,还天天在教学区大摇大摆地拿着玩。
乔巴:咦,没被收过吗?
乌索普:怎么可能没被收啊,但基本上都还回来了。
乔巴:诶!为什么?
乌索普:要看收的是哪个老师……香克斯的话,路飞只要一露出懊恼的表情就马上心软还给他了;烟鬼的话,肯定是忍着心疼强硬地收走,然后要不了几天就会找借口还给他;至于多弗朗明哥呢,就是找机会收走,然后把他叫到办公室私聊……
乔巴:这……这就是大人的心机吗……
乌索普:你也不用太惊讶,毕竟这个世界的世界观就是所有人都喜欢路飞……

#15
#草帽一伙座谈会#
路飞:哇,今天天气真好啊~好想放风筝!!
山治:风筝是春天放的啊,笨蛋。
路飞:啊,是吗?
罗宾(笑):那就等到冬天过去,我们再陪你去放风筝吧。
娜美(叹气):听起来不错,但是风筝我来挑!我永远无法忘记索隆去年买的那只巨大的章鱼=)
乌索普(摆手):是啊,那个广场的清洁工阿姨现在还记得我们。
乔巴:噢噢噢我记得!弗兰奇还把那只章鱼挂树上了!
弗兰奇:我那是超级的不小心嘛!
布鲁克:哟嚯嚯嚯嚯,索隆为了取下来好像还把风筝线砍断了吧?
索隆:吵死了啊你们!!!
路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决定了!春天再去放风筝,今天就先吃火锅吧!
众人:哦!!!

#16
(PS:我真的很想写大家一起放风筝的场景,所以就把春天的部分写进来了,就当是一个格外暖和的冬天吧←不)
顺便说一句,第二年的春天,他们用的还是那只章鱼。
天知道原因。也许是因为娜美久违地在讨价还价上棋逢对手,又久久找不到其他心仪的商品;又或许是她也想和山治他们一起用章鱼再嘲笑索隆几年。没人知道,不过也没人关心。说实话,哪怕是给个塑料袋,他们照样能放得开心。谁叫他们是草帽一伙。
话虽如此,但当路飞在收线时用力过猛不小心把风筝线扯断的那一瞬间,山治还是有后悔自己跟着来放风筝的决定。
风筝已经被社长拉到了近地面的位置,橙色且透光的巨大章鱼向他们铺天盖地地压了过来。九个人默契地谁也没躲,就这么被章鱼罩在了里面。路飞更是顺势躺在了草坪上,一边伸展着身体一边兴奋又肆意地笑着。温热的呼吸在咫尺之间传递,其他人也像是被感染一般不禁露出了安心的微笑。
阳光透过章鱼更加懒懒散散地洒落在正仰卧在草坪上大笑着的路飞脸上,让山治恍惚间仿佛身处婚礼殿堂。他不由自主地坐下了来,带着连自己都未能察觉的浓郁爱意,俯下身去亲吻路飞的脸颊。
但就在他头凑过去的时候,隐约触碰到了一个触感不怎么样的东西。他抬头一看,才看到索隆正以同样的姿势俯下了身,一看就知道与他的目的不谋而合。目光接触的刹那,两人都怒气冲冲地抛出了对情敌坏了自己好事的愤怒的眼神,然而却被社长一句抱怨打断。
“干嘛啊,索隆,山治,你们要在这里打架吗?章鱼会被弄坏的诶。”
“……”两人愣了一下,瞪了对方一眼后,同时轻笑着应道,“啊,遵命。”说着,两人同时俯下身,在社长的左右脸颊上分别落下一吻,如同宣誓的骑士一般无比虔诚。
不远处路过的罗:这些在风筝里滚来滚去的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17
(草帽一伙正在宿舍里悄咪咪插了电磁炉吃火锅)
路飞:嗯,嗷次(好吃)!嗯……嘶溜……(吃粉丝的声音)
娜美:你吃饭能不能不要这么吵啊?!
布鲁克:哟嚯嚯嚯嚯,这汤真是辣得我骨头都要散架了啊!
索隆(喝了一口红星二锅头):哈,爽!
乔巴:诶,山治呢?
弗兰奇:好像去阳台抽烟了吧。
乌索普(长叹):抽烟喝酒串宿舍,使用大功率电器,校规除了早恋都犯齐了……
罗宾(看了一眼正不自觉地深情凝望着路飞的索隆):早恋应该也是迟早的事吧。(笑)
乌索普:这简直就是在向校方挑衅啊!!!
艾斯:是吗,看来路飞至今还没被开除也真是万幸呢。
众人:等等,你是什么时候?!
(这是一只刚停完课就迫不及待来找弟弟的尼桑。)

#岩及#〈梦海〉

*因为一篇语文阅读而在试卷上直接爆肝出来的东西。
*灵感来源是在网上看到的一个梗
*虽然有点长 但是主要还是自娱自乐的糖料产物[。
*无意识的猛吹青三成分有
*流水账警告
*是一个超傲娇的小岩。
*没有太多剧情起伏什么的,主要就是想写他们相伴的一生。
*总之这两个人真是太好了。

(1)

"小岩!"

睁眼时面前是灰白色的球网,二传手的呼唤尖锐地刺过运动鞋摩擦球场木地板的声音在耳朵里笼罩成的雾,一把将他拉回了光明。岩泉一一踩地板,在及川彻的球飞来之前就已经跃到了拦网边上,猛地击球将拦网直接扣穿,掀起的气浪翻飞着青叶城西薄荷绿的球服衣角,在球网那边溅起一地灼目的阳光。

“小岩,干得漂亮!”青叶城西的二传手跑过来,笑着与他击了个掌,把一条毛巾塞进了他怀里。岩泉道了句谢,便在及川身旁坐下开始喝水。十七岁夏天的空气里依然带着汗水和树叶清香混杂的味道,自然里夹着点呛鼻。清凉的水顺着口腔流下去勾勒出喉结的轮廓,滚进胃里时岩泉有一种灵魂出窍的感觉。再抬眼,及川已经收拾好东西站在排球部门口等他了。及川褐色的短发在风里起伏的样子就像海风中轻柔翻卷的波浪,甚至能让岩泉暂时忘记他在球场上笑得如炎炎夏日般咄咄逼人的样子。及川彻这个人啊,从头顶到脚底都带着夏天的影子。

“小岩,你知道吗?”
“不知道。”
走出排球部时,岩泉一如既往地拆了及川的台。
“小岩好过分啊!听人家把话说完嘛~”岩泉青梅竹马的恋人不满地嚷道。“反正又是炫耀哪个女孩子来给你送了手工便当吧。”岩泉习以为常地打了个哈欠,透过眼角沁出的泪睁开眼。晴朗蔚蓝的天空有被飞机残忍切割的白色伤痕,及川就站在那道白线下面,指尖转着排球笑着看着他。耳边的蝉鸣有些聒噪了。岩泉心想。

“才不是呢,我现在怎么样也算是在和小岩交往,不会招惹女孩子的啦~”及川扬起眉,看起来心情愉悦,“小岩吃醋了?”
回答他的是一个砸到后脑上的排球和一句粗暴的“有话快说”。及川委屈巴巴地揉着被砸疼的后脑勺,大概是终于明白继续调侃下去只会挨更多的爆头,于是不爽地开口:“也没什么啦……就是在网上看到了一个很有趣的说法。”

“我们的所有感觉,但是大脑创造出来的吧。那有没有可能,我们现在所经历或者感受到的一切,都只是一个疯狂的科学家把我们的脑子浸在营养液里模拟出来的梦境呢?”及川展平手掌,将排球往天上一抛又稳稳地接住,他低着头,脸上依旧是一抹猜不透的轻笑,“所有的快乐、悲伤、愤怒、嫉妒、憧憬、不甘,都只不过是一场醒了便散的梦境。”

及川彻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抬起了头,褐色的眼睛里掠过一只飞鸟的影,就像是一只长着翅膀的鱼游进了一潭深褐色的湖里,像什么童话的场景,又或者说——像梦境。岩泉沉默了一会儿,说:“及川……你是在害怕过几天和牛岛的比赛吧?”

心事被轻易看穿的及川浑身一震,不甘地抗议:“小岩连这都能看出来真是太狡猾了吧!”
白鸟泽排球部与青叶城西的对战多回,青城还从未赢过一次;里面的王牌牛岛更是及川彻初中就认识的宿敌,是他最想打败却从未打败的人。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你这怂货。”岩泉大步走到及川面前,揪下他的领子严厉地瞪着他,“这种东西跟我说说就算了,要是敢在大家面前讲什么这一切都只是梦的丧气话,我一定会揍飞你!听到了没?”
“呜呜呜小岩你怎么总是这么暴力……啊啊啊啊啊!我错了我错了……”
“放心吧,只是对你这样而已。”岩泉放下及川的领子,心情莫名明朗了些许。他看着鼓着脸小声BB却舒展着双眉的及川,心想着这哪像是梦境,这个大混球不是活生生的吗。
于是岩泉伸手去擦脸颊边上的汗,借一个小动作的须臾间不经意地挡过了他扬起的嘴角。
耳边的蝉鸣俞是变本加厉地聒噪了起来。

〈TBC〉

只是存一下我的脑洞,填完一个坑删一张。就不打tag了吧x

【all路】冬日记


#9
娜美:诶,罗宾怎么还没来?
布鲁克:是啊,罗宾小姐不在的话就没人开班门了呀。
路飞:啊,那我翻墙进去吧!
娜美:你还是等……算了,反正说了你也不会听。
路飞:嘿嘿嘿。
(正当路飞两三下攀上了窗,脚踩在窗沿正准备跨进去的时候)
路过的班主任烟鬼:草帽!!你又在这干什么!!
路飞:哇啊啊啊啊!!
娜美&布鲁克:路飞(先生)!!
(路飞被烟鬼惊到从窗户边上掉下来崴了脚的当天下午,高年级传开了风纪委员长和著名不良少年分别跟老师起冲突的事件。)

10月19日
那两个家伙昨天还因为个打火机的事要决斗,今天就统一战线了……还有草帽那小子,这种事放着让我来不就好了吗?啧,幸好只是崴了脚……
——烟鬼

#10
山治:路飞呢,怎么还没来?
娜美:没事,索隆去找他了。
乌索普:没事??那不是一天都……哦,索隆有路飞GPS来着。
山治:……啧,亏我还专门烤了肉……话说长鼻子你不是跟路飞一个宿舍的吗,为什么不把他接过来啊!万一他在路上摔跤或者搞了什么别的事了怎么办!啊?!……
(与此同时,食堂和教学楼之间的草坪上,路飞神色平淡地仰面躺着望着天空。当他瞄见不远处熟悉的身影时,便又咧开嘴角露出一个舒心的笑。)
索隆:这样子真难看啊,社长。(笑)
路飞:嘿嘿嘿,索隆你来了啊。
索隆:啰嗦,明明都猜得到吧。不过怎么,在这儿躺着等我可不是你的风格啊?(一边说一边把路飞拉起来)
路飞:我本来就不想上早读,而且早饭又没肉,不小心绊了一跤就不想起来了……哇啊!
索隆:这是臭厨子做给你补脚的。
路飞:哈哈哈!谢谢山治!
索隆:……不是应该谢我?
路飞:嘿嘿嘿,谢谢索隆!
索隆:哼。(把路飞背起来)走了。
路飞:索隆,不是那边!
索隆:我知道!
(两人兜兜转转回到教室后,发现肉被索隆拿走还被抢先给了路飞的山治又跟索隆打了一架。)

10月20日
“哈哈哈……”
“你笑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到了和索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背着路飞往教室走的路上他这么说了。
我跟这家伙是国中认识的,没什么社团想参加的我被他拉进了那个除了他没一个社员的社团。那所叫东海国中的学校就像个游手好闲的小混混的集中营,这群人天天无所事事只会找弱者的麻烦,不学点打架就只有被欺凌的份。
我虽然实力不弱,但也因为不屑于在弱鸡面前收敛锋芒而被恼羞成怒的他们围堵进小巷,多少感觉到棘手的时候这家伙却找到了我,一边笑着说“你不是我的伙伴吗”一边跟我联手揍飞了挤满小巷的一群人。
那场架打得太畅快淋漓,看着对手的叫嚷声中他兴奋得迸溅着火花的眼睛,我有那么一瞬间突然觉得把命交给他好像也不可惜。从那以后我就站在了他的身边,直到今天。我在教学楼和食堂之间的草坪上找到了他,就像他几年前找到我一样。我知道这些年来我和他都没有变,——以后也不会变。
——索隆

#11
“10月21日
又是降温的一天。”
艾斯在他的日记里如是写到。墨线勾完话尾的句号,他便站起身推开了阳台的门,晚风争先恐后地贴着他的耳侧挤进了屋里。
不远处的居民楼燃着盏盏暖色的灯火,看起来遥远朦胧如银河彼岸的星光。
目光所及之处尽是司空见惯的景色,也因太过熟悉而处处都是堆积如山的回忆,视线每移动一寸都像是牵动着心底的细弦,勾得他的思念在近冬的夜里暴涨如洪水潮浪。
……我想你。无意识的低喃在唇边徘徊了几分钟,艾斯关上窗,重新坐在桌前,在他的日记上又落下一行。
“离我停课一周的处分结束,重新见到路飞还有四天零七个小时。不行啊,我现在就想见他啊——”
(这一篇是顶撞老师而被停课一周的大哥独守空闺的一天←不)

#12
弗兰奇:哇哦,听说有女生向山治告白了啊?
乌索普:哦买噶……你们怎么看?
萨波:本着私心我当然希望他们在一起,但凭良心,我想给那个女孩子介绍一家眼科医院。
索隆:不用介绍了,这个程度已经是绝症了。
山治:(点烟)我今天就是要踢爆你们的狗头……

10月22日
今天我向六班的山治告白了,因为妈妈想跟他的家族联姻来促成工作上的合作,所以希望我学生时代就开始跟他谈恋爱。我对自己的魅力还是挺有自信,但没想到他不仅婉拒了,还跟我BB了半天他心上人的睡脸有点好看……我压根不感兴趣好吗!
更令人无语的是,他在那个人的面前反而又把心思拼命藏着掖着,而那个人居然也迟钝到这样都看不出来??我的天……真是让人不爽啊,哪天装成山治往那个男生的抽屉里塞情书好了……
——布玲

(凌晨总是激情和灵感最多的时候←并没有
今天一定要达成两点前睡觉的成就!晚安。)

最近沉迷HQ/OP
HQ主食岩及岩
OP主食索路/all路。
其他杂食,随时产粮随时爬墙x

可能会突然回坑:
MHA/盗笔/APH/秦时&天九/EVA(薰嗣)/DRRR(静临主)

【all路】冬日记


#4
#草帽一伙座谈会#
(突然插入的设定:草帽一伙是个社团,成员是谁你们都知道,偶尔也会有社团之外的人过来串门。主要活动为坐着聊天和做一切校规禁止的事
某社长表示他不是故意违反的,只是不巧校规禁止的事都比较好玩而已)
路飞:“啊哈哈哈哈哈~冬天来咯~”
山治:“你眼里是不是只有夏天和冬天两个季节啊?”
布鲁克:“哟嚯嚯嚯嚯~不过说到冬天,大家最喜欢的都是什么呢?我最喜欢对着壁炉弹钢琴了哟~”
娜美:“肯定是穿上夏天就买好了的冬装去买打折的夏装啦~”
罗宾:“在温暖的室内看着书喝热咖啡算吗,呵呵。”
弗兰奇:“在冬天里坚持穿着短裤做着super的体操☆”
索隆:“没什么喜欢,但在冰天雪地里锻炼还挺有挑战性的。”
路飞:“烤肉!”
乌索普:“等一下,明明你一年四季都在吃烤肉啊?”
萨波:“路飞。”
乌索普:“都说了是冬天喜欢的东西啊!!”
萨波:“好吧,那就……抱着路飞在温暖的被窝里睡觉吧。”
乌索普:“本质上没什么区别吧……喂索隆不要拔刀啊!山治也不要抬腿!艾斯你又为什么拿出了打火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10月15日
“萨波,你喜欢冬天吗?”
小时候路飞这么问过我。那天是跟现在不一样的货真价实的冬日,路飞坐在屋子外的烧烤架旁一边啃着鸡腿一般含糊不清地说着话。他的脸颊红扑扑的,皮肤被风吹得有点干硬,眼睛里的光却像太阳照在雪地上时一样灼亮。我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然后回答喜欢,有那么一瞬间忘了他问的是喜欢什么。
冬天是对着壁炉弹钢琴,是穿着冬装买夏装,是在玻璃窗前喝热咖啡,是陪着脸被冻得通红却在开心地笑着的你吃烤肉。正是因为太冷人们才会凑在一起笑闹来取暖,在同一个锅里夹菜,在同一张酒桌上干杯。就如我也同这个世界上的其他人一样只有左边的胸腔里有心脏,因此右边才需要你用拥抱来填满。我喜欢冬天,也喜欢你啊。
——萨波

#5
(敲门)“喂,路飞!”
“嗯……索隆?”
“笨蛋,快出来,你洗澡洗太久了!”
“因为很舒服啊……诶?好晕……”
“啧。”(打开门,用浴巾裹起来抱走)“真不省心……”
“嘿嘿嘿……索隆你脸好红啊~”
“吵死了,是浴室太热了!”//////

10月16日
妈的,路飞那家伙就不能注意一点吗?万一下次是其他家伙在旁边的话怎么办啊?可恶……——索隆

#6
娜美:“啊,冬天又要买手套了诶……”
弗兰奇:“说到这个,萨波那家伙为什么不是冬天也戴着手套啊?”
艾斯:“那个啊,我们小时候有一次路飞在睡梦中把他的手当肉有气无力地咬了一口,好像从那以后他就没摘过手套了吧。”
众人:“……”
(几天后)
萨波:“话说,你有没有觉得草帽一伙他们最近看我的眼神都有点奇怪?”
艾斯:“有这回事吗?可能是你最近又长丑了吧。”

10月17日
虽然艾斯今天说的关于萨波的事情很有可能只是他一时的胡扯,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觉得萨波真的干得出来……
——乌索普

#7
“喂,路飞你看,这张纸能用火熏出字诶!”
“哇,真的!好厉害!!上面写着……我……爱你?”
“我也爱你。”
“哈?什么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克尔拉走过来拍了拍艾斯的肩膀:“艾斯,正在开会的委员长刚刚发短信来说,他已经通过教室监控看到了你的所作所为,送来一个中指并警告你不要玩儿火。”
艾斯:“哦,叫他滚。”

10月18日
其实在路飞升上高中之前,艾斯也是校内有名的不良少年。虽然在路飞来了之后他有所收敛(也可能是跟路飞比起来他已经是个乖孩子了),但不知道为什么风纪委员抓他的次数变得更加频繁了……
唉,不过嘴上说着不知道为什么,其实大家心里都知道为什么吧。真正不知道的大概只有处于斗争中心的路飞而已……
——克尔拉

#8
乔巴:“庄子是不是以前见过鲸,才会想象出鲲这么大的鱼呢?”
乌索普:“不一定啊,你看娜美,她见到一块钱就能想到一万块。”
山治:“是啊,就像我,做芝士蛋糕的时候就能想到路飞。”
乌索普:“这之间有什么因果关系吗???”
(*芝士蛋糕的含义是甜蜜的爱情。)

【all路】冬日记(现代AU/日常/算是温馨向?/持续更新)

10月11日
哈哈哈哈哈哈~冬天来咯~~
——路飞

10月12日
昨天早上降温了,路飞醒来发现了之后就开始在走廊里到处跑,边跑还边兴奋地大喊冬天来了冬天来了。在被吵醒的我吐槽这明明是秋天他为什么不看日历的时候,他居然问我“那索隆你出去玩的时候怎么不看路牌”……可恶,明明是那个路牌指得不清楚好吗?这家伙什么时候学会怼人了。
——索隆

#1
“你笑什么?”
“嘿嘿嘿,不知道~总之,我喜欢冬天就是了。”
“那你难道要一整个冬天都笑着吗?”
“说不定呢……而且,山治你不也在笑吗?”
“笨蛋,吵死了。”

#2
“昨晚又降温了,因为很冷路飞就罕见地钻进了我的被子里,正在我赞美上帝的时候艾斯突然也钻了进来,还带着那种‘不要妄想能独占弟弟啊’的表情。跟他用目光较量了五分钟之后,躺在中间的路飞开始抱怨我们怎么还不睡,然后我们突然意识到很久没有兄弟三人这么一起睡过了,就暂时休战,然后很快就睡着了……真的很久没有睡这么香了啊。”
“所以……这就是你迟到的原因?”
“老师我错了……”

10月13日
哇,现在天气真是越来越凉快了~昨天晚上真的有点冷啊,但是跟艾斯和萨波挤在一起就完全不觉得冷了。好久没有三个人这么一起了啊~不过昨天晚上他们两个表情奇怪地对视了好久,是脸冻僵了吗?还没冷到那个程度吧……
——路飞

#3
路飞做了一个梦,真实得醒来后胸口隐隐作痛。在梦里视野被凝固的颜色大半地占去,猩红暗红像大块小块的布料一般铺在每个已无生气的人的身上。只有一个人身上的颜色是鲜红的,滴滴答答还在流淌,因为近在咫尺而染湿了他的整个掌心,在他颤抖的指间流过后温度便被迅速抽离。气若游丝的低语伴随着微弱的呼吸喷吐在耳边,仅是顷刻之间便被风吹散殆尽,却在他心里复读机般久久地回响。
“谢谢你们……爱上这样的我……”
画面坠入大片的空白。
“艾斯……”
路飞躺在床上呆望着天花板出神。阳光从窗隙间挤进来,在雪白色的墙壁上以肉眼不可察觉的速度打着滚,灼眼得如同虚幻。
“啊?怎么了?”正从厨房端出早饭的艾斯(用他特有的弟控超能力)听到了弟弟无意识的喃喃,便跑回卧室笑着看着他。路飞看着系着围裙拿着锅铲超级接地气的哥哥,不由自主地咧起了嘴角,上前一把抱住了艾斯:“嘿嘿嘿,什么都没有~”
“那你干嘛这么高兴?该不会是梦到什么好东西了吧?梦到了肉?”
“嗯……差不多。”
“差不多?对你来说还有跟肉差不多重要的东西啊?”
“当然啦!有很多……”
——而且这次我一定会抓住。
他抚摸着胸口并不存在的伤疤,这么想着更加抱紧了哥哥。
(PS:这个其实算是个小AU来着,就是顶上后的路飞穿越到了平行世界的现代什么的……可能会展开写一篇文?)

10月14日
今天早上路飞可能是做了什么梦,醒了之后突然笑得超开心地抱住了我,一边在在心里暗搓搓激动一边继续跟他扯皮:对你来说还有跟肉差不多重要的东西啊?
“有啊,艾斯。”
虽然这句话撩得我心跳一滞,但是被夸跟肉一样我是该哭还是该笑呢。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他又来了一句“不过,我现在还是比较想吃肉!早饭有肉吗~”,让我觉得还是该揍一顿这家伙比较好。
当然,不仅没有揍,而且还做了肉给他吃。有个这么无厘头的弟弟真是幸福又无奈啊。
——艾斯

"我呢,偶尔也会做梦。"
"嗯?"
梦见时光倒流,橙色的巨大球场的灯光耀眼得几近灼烫,梦见写着"宫城"二字的木牌下的球队名叫青叶城西,梦见十八岁的松川和花卷在休息区热身,梦见十八岁的你和我在白色球网前相视而笑,年轻的手掌相击发出的声音清脆响亮,一如我们胜利后紧握的拳、嘶哑的欢呼声和挺得笔直的胸膛,就如同已经把球网那头的光攥在了手心里一样。

#大概是两人中年后的回忆#
#反正我又半夜发神经了就是这样#

这位前七武海自从跟草帽结了盟,天天都为这群应该并不是真的喜欢搞事但总是在搞事的家伙们操碎了心,频繁使用感叹号和问号两大感情激烈的标点,曾经的痞气高冷一去不复返😂
日常心疼怕什么来什么的罗,你们看看他的表情,堪比被人强喂了一个面包

#索路#whether

剑士偶尔会做梦,做那种在他剑与血的坚硬的世界中不存在的温柔的梦。梦境多半细碎而繁琐,像缠乱的毛线团一般无章可循。他只是偶尔记得一些情节,记得背景里与其他梦境雷同的碧蓝的大海。一如既往。

剑士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头鲸,岛屿般巨大的身躯上爬满暗绿色的苔藓,藏在缝隙里的细小霉点如他长久积压的晦涩孤独一般在空气里时隐时现。晴空中点缀的云像是画板上未抹匀的白色油彩,与它有着相同颜色的海鸟俯冲向海面,细长的喙搅起一圈圈深蓝色的波纹,展开翅膀扑起一阵裹挟着浓郁海腥味的风。少年旅者将被风扬起一半的草帽按回头上,嘴角勾出一个稚气未脱的笑,就像海面映射的正午阳光,明晃晃的,化作微小的刺,嵌在鲸坚硬的心脏里,将它身处的位置磨得光滑柔软。橡胶材质的手掌扶着他宽阔的脊背兴致盎然地问东问西,他发出人类听不见的欢鸣以作回应,少年却像是听懂了,若有所思的笑声随着海浪起伏摇落了他一身。

他是一头岛屿般巨大的鲸,他孤身只影也不会觉得多寂寞无奈。只是有他的人生,总该更好一些。所以他在梦里选择了沿着草帽少年的航路走下去,正如他在现实中所做的。

很久之后他在与路飞重逢时想起了那个梦,梦里少年的笑声与面前的声音重叠,橡胶的双腿无比自然地紧紧缠上他的肩颈,就像曾经这么做了千百次。剑士突然觉得他会记住那些无关紧要的梦境是因为他的船长身在其中,但随即橡皮人的笑容和气息便铺天盖地地压过来,避无可避,令他短暂地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就像是寒冬里凭空降临的一点点春意,种子在巨毯般覆盖了土层的冰雪里悄无声息地生根发芽,瞬息之间便长成盘根错节的参天大树,繁茂的枝叶将他心脏里的位置一寸一寸地尽数占去。

手臂 眼睛 笑容 生命 誓言 爱情
能看到的看不到的,全都属于你。

经死别洗礼后他深知生命脆弱无常,乱世里芸芸众生仅是活着便如履薄冰。但他更清楚他的船长不是那么脆弱的东西。他因强大而更加美丽,是正午海面映射的阳光,是鲸心脏里那根唯一的刺。只要他没有偏离心中的航路,他便将永远站在他的身旁。

永远大概很久很久,久到他呼吸完最后一口空气,变成一座岛屿。无论身在哪个世界,无论现实还是幻梦,他的船长都会哼着小曲再次出现,邀请他一起走。他会接受。日升月沉,春去秋来,一切轮回。然后他将不再是一座孤岛。一如既往。

〈fin.〉

深夜爽文……其实一开始是《化身孤岛的鲸》给我的灵感,然后到后面就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可能就是他们两个给我的感觉吧。还有就是,因为一直觉得他们两个人有着心灵深处的共鸣,所以大概无论走到什么地方都还是会遇见彼此。索隆大概也是凭借共鸣每次迷路才能找到路飞他们的吧(不)。
希望睡醒之后不会觉得自己太精神错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