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碗__

看到我请叫我去学习or填坑 | 兴趣使然地产粮 | 取名废 | 幼驯染是世界的宝物

【all路】冬日记(现代AU/日常/算是温馨向?/持续更新)

10月11日
哈哈哈哈哈哈~冬天来咯~~
——路飞

10月12日
昨天早上降温了,路飞醒来发现了之后就开始在走廊里到处跑,边跑还边兴奋地大喊冬天来了冬天来了。在被吵醒的我吐槽这明明是秋天他为什么不看日历的时候,他居然问我“那索隆你出去玩的时候怎么不看路牌”……可恶,明明是那个路牌指得不清楚好吗?这家伙什么时候学会怼人了。
——索隆

#1
“你笑什么?”
“嘿嘿嘿,不知道~总之,我喜欢冬天就是了。”
“那你难道要一整个冬天都笑着吗?”
“说不定呢……而且,山治你不也在笑吗?”
“笨蛋,吵死了。”

#2
“昨晚又降温了,因为很冷路飞就罕见地钻进了我的被子里,正在我赞美上帝的时候艾斯突然也钻了进来,还带着那种‘不要妄想能独占弟弟啊’的表情。跟他用目光较量了五分钟之后,躺在中间的路飞开始抱怨我们怎么还不睡,然后我们突然意识到很久没有兄弟三人这么一起睡过了,就暂时休战,然后很快就睡着了……真的很久没有睡这么香了啊。”
“所以……这就是你迟到的原因?”
“老师我错了……”

10月13日
哇,现在天气真是越来越凉快了~昨天晚上真的有点冷啊,但是跟艾斯和萨波挤在一起就完全不觉得冷了。好久没有三个人这么一起了啊~不过昨天晚上他们两个表情奇怪地对视了好久,是脸冻僵了吗?还没冷到那个程度吧……
——路飞

#3
路飞做了一个梦,真实得醒来后胸口隐隐作痛。在梦里视野被凝固的颜色大半地占去,猩红暗红像大块小块的布料一般铺在每个已无生气的人的身上。只有一个人身上的颜色是鲜红的,滴滴答答还在流淌,因为近在咫尺而染湿了他的整个掌心,在他颤抖的指间流过后温度便被迅速抽离。气若游丝的低语伴随着微弱的呼吸喷吐在耳边,仅是顷刻之间便被风吹散殆尽,却在他心里复读机般久久地回响。
“谢谢你们……爱上这样的我……”
画面坠入大片的空白。
“艾斯……”
路飞躺在床上呆望着天花板出神。阳光从窗隙间挤进来,在雪白色的墙壁上以肉眼不可察觉的速度打着滚,灼眼得如同虚幻。
“啊?怎么了?”正从厨房端出早饭的艾斯(用他特有的弟控超能力)听到了弟弟无意识的喃喃,便跑回卧室笑着看着他。路飞看着系着围裙拿着锅铲超级接地气的哥哥,不由自主地咧起了嘴角,上前一把抱住了艾斯:“嘿嘿嘿,什么都没有~”
“那你干嘛这么高兴?该不会是梦到什么好东西了吧?梦到了肉?”
“嗯……差不多。”
“差不多?对你来说还有跟肉差不多重要的东西啊?”
“当然啦!有很多……”
——而且这次我一定会抓住。
他抚摸着胸口并不存在的伤疤,这么想着更加抱紧了哥哥。
(PS:这个其实算是个小AU来着,就是顶上后的路飞穿越到了平行世界的现代什么的……可能会展开写一篇文?)

10月14日
今天早上路飞可能是做了什么梦,醒了之后突然笑得超开心地抱住了我,一边在在心里暗搓搓激动一边继续跟他扯皮:对你来说还有跟肉差不多重要的东西啊?
“有啊,艾斯。”
虽然这句话撩得我心跳一滞,但是被夸跟肉一样我是该哭还是该笑呢。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他又来了一句“不过,我现在还是比较想吃肉!早饭有肉吗~”,让我觉得还是该揍一顿这家伙比较好。
当然,不仅没有揍,而且还做了肉给他吃。有个这么无厘头的弟弟真是幸福又无奈啊。
——艾斯

"我呢,偶尔也会做梦。"
"嗯?"
梦见时光倒流,橙色的巨大球场的灯光耀眼得几近灼烫,梦见写着"宫城"二字的木牌下的球队名叫青叶城西,梦见十八岁的松川和花卷在休息区热身,梦见十八岁的你和我在白色球网前相视而笑,年轻的手掌相击发出的声音清脆响亮,一如我们胜利后紧握的拳、嘶哑的欢呼声和挺得笔直的胸膛,就如同已经把球网那头的光攥在了手心里一样。

#大概是两人中年后的回忆#
#反正我又半夜发神经了就是这样#

这位前七武海自从跟草帽结了盟,天天都为这群应该并不是真的喜欢搞事但总是在搞事的家伙们操碎了心,频繁使用感叹号和问号两大感情激烈的标点,曾经的痞气高冷一去不复返😂
日常心疼怕什么来什么的罗,你们看看他的表情,堪比被人强喂了一个面包

#索路#whether

剑士偶尔会做梦,做那种在他剑与血的坚硬的世界中不存在的温柔的梦。梦境多半细碎而繁琐,像缠乱的毛线团一般无章可循。他只是偶尔记得一些情节,记得背景里与其他梦境雷同的碧蓝的大海。一如既往。

剑士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头鲸,岛屿般巨大的身躯上爬满暗绿色的苔藓,藏在缝隙里的细小霉点如他长久积压的晦涩孤独一般在空气里时隐时现。晴空中点缀的云像是画板上未抹匀的白色油彩,与它有着相同颜色的海鸟俯冲向海面,细长的喙搅起一圈圈深蓝色的波纹,展开翅膀扑起一阵裹挟着浓郁海腥味的风。少年旅者将被风扬起一半的草帽按回头上,嘴角勾出一个稚气未脱的笑,就像海面映射的正午阳光,明晃晃的,化作微小的刺,嵌在鲸坚硬的心脏里,将它身处的位置磨得光滑柔软。橡胶材质的手掌扶着他宽阔的脊背兴致盎然地问东问西,他发出人类听不见的欢鸣以作回应,少年却像是听懂了,若有所思的笑声随着海浪起伏摇落了他一身。

他是一头岛屿般巨大的鲸,他孤身只影也不会觉得多寂寞无奈。只是有他的人生,总该更好一些。所以他在梦里选择了沿着草帽少年的航路走下去,正如他在现实中所做的。

很久之后他在与路飞重逢时想起了那个梦,梦里少年的笑声与面前的声音重叠,橡胶的双腿无比自然地紧紧缠上他的肩颈,就像曾经这么做了千百次。剑士突然觉得他会记住那些无关紧要的梦境是因为他的船长身在其中,但随即橡皮人的笑容和气息便铺天盖地地压过来,避无可避,令他短暂地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就像是寒冬里凭空降临的一点点春意,种子在巨毯般覆盖了土层的冰雪里悄无声息地生根发芽,瞬息之间便长成盘根错节的参天大树,繁茂的枝叶将他心脏里的位置一寸一寸地尽数占去。

手臂 眼睛 笑容 生命 誓言 爱情
能看到的看不到的,全都属于你。

经死别洗礼后他深知生命脆弱无常,乱世里芸芸众生仅是活着便如履薄冰。但他更清楚他的船长不是那么脆弱的东西。他因强大而更加美丽,是正午海面映射的阳光,是鲸心脏里那根唯一的刺。只要他没有偏离心中的航路,他便将永远站在他的身旁。

永远大概很久很久,久到他呼吸完最后一口空气,变成一座岛屿。无论身在哪个世界,无论现实还是幻梦,他的船长都会哼着小曲再次出现,邀请他一起走。他会接受。日升月沉,春去秋来,一切轮回。然后他将不再是一座孤岛。一如既往。

〈fin.〉

深夜爽文……其实一开始是《化身孤岛的鲸》给我的灵感,然后到后面就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可能就是他们两个给我的感觉吧。还有就是,因为一直觉得他们两个人有着心灵深处的共鸣,所以大概无论走到什么地方都还是会遇见彼此。索隆大概也是凭借共鸣每次迷路才能找到路飞他们的吧(不)。
希望睡醒之后不会觉得自己太精神错乱【

动画里一些莫名被索路甜到的地方

索隆前期真的就是超宠路飞的感觉,可能是因为后期路飞越来越可靠,伙伴也越来越多了吧,这种感觉就没那么明显了

但是他们对彼此的信任和意义从来就没有分毫的改变(虽然从这些图里看不出来)

太喜欢他们了,碎碎念。

糟了,是心动的感觉没错

真的好喜欢青叶城西这支队伍聚在一起的片段,无论是在旅途的起点还是分别的时刻

而且好喜欢大王的眼睛和背影(和他的人)

大概过多久都会很难忘掉吧,白底的球服上印着"青叶城西"和罗马数字1的字样,在灯光下被汗水浸透而仿佛闪烁着光芒的样子。

#及岩#

及川彻不是没和女孩子交往过。
女孩子香香的,软软的尾音里带着令人心都化掉的可爱。
但及川彻却发现自己难以对她们产生欣赏以上的感情,
甚至会在与她们牵手时想念起某双因常年打球而磨满了老茧的手。
很快接受了这个现实的及川彻,开始认真地考虑该怎么升华自己跟那双手的主人十几年的友谊。

及川彻告白的时候岩泉一正在冲洗学校的水泥地板,
听到自己竹马罕见认真的一席话之后神色平静地将手中的自来水管对准了对方那张漂亮的脸蛋,
在及川彻被冲得哇哇大叫时一把揪住他的领子狠狠地吻了下去,
被丢下的塑料水管像垂死挣扎的蛇一般甩动了一下身躯便瘫倒在地,
喷洒出的水花溅了他们一身,
落在地板上映射着绚烂灼目的阳光。



青城和阿哞在我心里就是青春啊-----
就是莫名很想写小岩强吻(?)大王的一个片段。他们实在是太好了www

这两个人让我一夜回到腐女前😂七年之后再看还是那么经典啊💝

实在太喜欢这种关系了
心中存留着对彼此的误解、憎恶与恐惧,无法忘怀对方烙印在脑海中的不愉快的回忆,却无法自拔地互相吸引。嘴上不饶人却打心底认可对方,然后携手并进【什么】
这种青春期情绪化热血魅力的加成什么的——啊,青少年实在是太好了。